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當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頁
“一帶一路”:世界經濟發展的引擎
| 2019-03-08 | 瀏覽量:41
   當前,經濟全球化遭遇波折,部分國家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動。長期以來支持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部分發達國家采取貿易保護主義,筑高貿易和投資壁壘。在多重負面因素疊加沖擊下,世界經濟徹底走出困境,實現復蘇,亟需新方案新行動。
  “一帶一路”是中國向全世界提供的公共產品。倡議提出5年來,為沿線國家和全球經濟可持續增長提供了動力和引擎。“一帶一路”已成為中國參與全球開放合作、改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繁榮、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答案。

為全球經濟注入正能量

  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伊始,正值全球經濟萎靡。隨著“一帶一路”建設深入推進,以基礎設施為主要載體的互聯互通建設,促進了投資和消費增長,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為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騰飛提供新動力,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新動能。
  5年多來,中國與沿線國家合作有長足發展。無論是新項目,還是原有項目,都因“一帶一路”倡議而闊步向前。5年間,我國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貿易總額累計超過5萬億美元,成為25個相關國家最大貿易伙伴。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直接投資超過700億美元,年均增長7.2%。與相關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合同額超過5000億美元,年均增長19.2%。我國企業在相關國家建設境外經貿合作區共82個,累計投資289億美元,入區企業3995家,上繳東道國稅費累計20.1億美元。“一帶一路”為破解全球發展難題、推進各國共同發展開辟了新路徑,被譽為“最大規模的全球經濟振興計劃”。
  2018年我國全年貨物進出口30.5萬億元(約為4.5萬億美元),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占比升至27.4%。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合作進一步深化,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56.4億美元,同比增長8.9%,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893.3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52%,占了一半以上。一大批重大項目正有序實施,示范效應不斷增強,有力推進了貿易自由化、便利化。
  “一帶一路”推進中國與沿線國家、沿線國家間經濟合作。鐵路、公路、水電站、工業園、自貿區等一批項目和工程竣工落成,工程建設及后續運營成為拉動當地經濟增長的新引擎,并給數以萬計的當地百姓帶來就業機會。國際金融論壇與英國《中央銀行》雜志2018年4月18日在美國華盛頓聯合發布《“一帶一路”5周年調查報告》。報告顯示,67%接受調查的中央銀行預計,未來5年“一帶一路”項目將幫助本國經濟增速提高0至1.5個百分點。25%的受訪央行預計,本國經濟增速將因此提升1.5至5.5個百分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駐華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表示:“現在世界發展共同的瓶頸就是基礎設施落后。中國的基礎設施發展非常迅速,‘一帶一路’倡議可以推動一些項目,讓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聯手解決基礎設施建設資金不足的問題。”

推進全球經濟治理變革

  全球化背景下,諸多問題超越傳統國家主權邊界,全球治理應運而生,世界各國攜手應對共同挑戰。當前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是二戰后以西方國家為主導建立起來的。目前面臨代表性、包容性和公正性不足,機制變革滯后,封閉化、規則碎片化等問題無法完全適應國際經濟格局變化需求,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經濟訴求難以得到有效保障,不斷上升的地位不能得到相應體現,阻礙了經濟全球化的健康發展。
  全球治理的復雜性決定治理主體的多元化、治理方式的多樣性和治理策略的協同性。“一帶一路”是建立在尊重各國主權基礎上的平等參與、互利共贏,不輸出意識形態、不復制發展模式,這一原則為國際社會多元主體的平等參與和民主協商治理提供了制度性保障。“一帶一路”倡議致力于共商共建共享全球治理格局的構建,以協商治理、合作治理的路徑推進全球善治實踐。秉持開放包容理念,既沒有排他性,也沒有競爭性,不設限制性和約束性的壁壘,對世界所有國家和地區開放。這是超越社會制度、意識形態、發展階段、地緣位置的合作實踐。
  “一帶一路”倡導平等發展、共同發展、合作共贏的國際合作模式,積極主動參與搭建國際合作平臺,發起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絲路基金等,促進國家間的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推進多元協商、溝通對話合作機制的構建,有利于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
  “一帶一路”踐行“和平而非戰爭,發展而非貧窮,開放而非封閉,合作而非對抗,共贏而非獨占”的全球治理實踐,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彰顯了同舟共濟、權責共擔的命運共同體意識,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案。

推動新一輪經濟全球化

  隨著國家間相互融入度越來越高,全球化趨勢越來明顯。但要承認的是,自全球化興起以來,反全球化聲音從未消失。處于全球化邊緣地帶的國家,認為全球化加劇了本國貧困,成為全球化的反對者。但在新一輪逆全球化中,出現與以往不同的特點,部分發達國家作為全球化的發起者、主導者和受益者,成為全球化的反對者,表現是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興起。
  “一帶一路”有利于推動新型全球化,它不是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而是致力于構建“去中心化”的全球化,打破全球化傳統的中心-邊緣式結構,激活傳統邊緣地區資源,將欠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與地區鏈接至全球經濟網絡中,推進普惠、共同、公平發展。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秘書長穆希薩?基圖伊認為,“在全球投資大幅下降、貿易增長緩慢背景下,‘一帶一路’建設是中國對經濟全球化發展理念與方法的創新,將帶動全球資本流動,為沿線國家和地區融入全球價值鏈、實現區域融合發展、促進科技和人才交流作出卓越貢獻。”
  具體來看,在傳統全球化背景下,部分發展中國家因為缺乏科技、資金,未被納入全球價值鏈,成為“被遺忘的角落”。“一帶一路”建設通過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進貿易投資便利化,使這些發展中國家有機會搭上經濟全球化的列車,參與到世界經濟分工中來,提高工業化水平,推動形成更高效的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提升發展的公平性、有效性、協同性。     
  “一帶一路”建設基于所有參與國家和地區的互利互惠,創造有效供給來催生新的需求,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和利益分配更公平,推動經濟全球化持續健康發展。促進參與國家和地區在基礎設施、制造業、服務業、能源資源等多個領域開展廣泛合作,形成多種形式的經濟合作圈,實施多種形式的自由貿易政策,逐步形成自由貿易區網絡,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為提振區域經濟和世界經濟、實現發展空間更平衡和收入分配更平等注入新動力。

打造多元化合作機制

  從世界經濟角度看,“一帶一路”倡議秉持的理念、推動經濟再次騰飛的能力、實現經濟聯動和包容發展的內涵,創新了世界經濟發展和國際合作模式,為世界經濟實現再平衡提供了有效渠道。
  “一帶一路”參與國家眾多且差異性較大,預設一個統一的合作機制難以滿足多元化、個性化需求。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除現有多邊、雙邊貿易合作機制外,次區域合作、經濟走廊、自由貿易區、產業園區、政策對接、博覽會等多元合作機制并存,為“一帶一路”貿易合作搭建了制度平臺,照顧處于不同發展階段沿線國家的需要。
  在實踐中,“一帶一路”既可以與各國的發展戰略對接,又與現行區域經濟合作機制并行不悖、相互補充,不會取代或對抗現有的區域合作機制,有力促進沿線國家乃至世界發展。可見,“一帶一路”合作機制是中國倡導的新型全球性區域經濟合作機制,是對現有區域經濟合作機制的創新發展。
  這種新型合作機制具有三個突出特征:一是以發展為導向,著力破解“發展缺位”全球治理難題。把解決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問題作為核心目標。從各國發展實際需要出發,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推行多元化合作機制,致力于打造以利益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為基礎的命運共同體。
  二是靈活多元性。“一帶一路”沿線地區和國家經濟發展水平參差不齊,有的國家發展水平較高,有的國家發展水平較低,處于不同發展階段。“一帶一路”建設強調不同層次經濟合作機制的兼容并蓄,充分考慮沿線國家經濟水平和經濟需求的不同,建立多層次、多形式的合作機制,因地制宜、因國施策開展雙邊合作。對不同區域展開不同合作機制,滿足不同區域經濟發展的實際需要。
  三是開放性。“一帶一路”沒有為參加成員設置“準入門檻”,構筑資格壁壘。任何國家只要有意愿與中國攜手合作發展,愿意尋求自身發展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對接的合作空間,就可以通過政策溝通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開放性還體現在其參與國并不局限于沿線國家,而是面向所有國家開放。合作領域不局限于某個單一領域,而是政治、經貿、文化等多領域、多層面的合作。
  總之,“一帶一路”建設以雙向、立體、網絡化的全方位大聯通構造凝聚正能量的開放系統,形成區域經濟合作的新模式,讓商品、人員、資金、信息流動起來,優化資源配置,推動共同發展。以互聯互通和產能合作打通生產要素全球流動渠道,是中國引領經濟全球化走向的實際行動。它努力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推動更加均衡、包容的經濟全球化,為經濟全球化打開新局面,為世界經濟發展注入強大動力。
  (本文作者:中聯部當代世界研究中心 鄭東超;原文刊發于《絲路瞭望》2019年第3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重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 时时彩追号稳赚 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最优秀的投注法 明牌抢庄咋知牌大小 6码复式二中二是多少组 老时时彩 云南时时网